迎接母校50周年华诞征文选登——《我与大外的萍水因缘》

来源:  发布时间:2014-05-27 15:13  浏览:

 

 

 
我不是大外的正牌学子。但当我知道蒙特利尔要成立大外校友会时,毫不犹豫地挤了进去。尽管很多人是初次相逢,感觉却是如此贴近,往日回忆如浮云般向我婉娩飘来。
说起来,与大外的联系完全缘于对法语语言文化的兴趣和爱好。
我的第一位法语启蒙老师叫戚斌,大外法语系 84 级,也是志勤老师的学生和佳英的同班同学。
印象中是在 99 年前后,通过朋友介绍认识戚斌并开始跟他学法语。那可是我有生以来最充满趣味的一段学习经历。
当时戚斌为法国勒阿佛尔市做经贸代表。他的办公室也是我们的教室,在大连宾馆 4 楼的一个大房间,里面布置很欧式。尤其是那个酒柜,摆放着各式各样造型别致的葡萄酒、香槟、白兰地等洋酒瓶。
别人授课是为赚钱,这位戚老师不但分文不取却常常好吃好喝地款待他的学生们。
上课总是在晚上的业余时间,他从字母和音标开始教我们。每次上课快结束的时候,他都会给我们每人一只玻璃杯。然后从洋酒柜中拿出一个及其精致的法国琉璃瓶,为每人倒上一杯白兰地,边喝边聊。
这样,每次下课我们都有些许醺醺醉意地离开“教室”,同时情不自禁地赞叹法国白兰地质地甘醇,就是比国产的好喝。
后来他的业务越来越多,晚上授课常常因为他的出差而改时间直至最后取消。
我们籍着学法语有幸与戚斌相识并成为了朋友。跟着戚斌,我这个“假大连”认识了很多中山区的饭馆和酒楼。
后来混熟了,他告诉我一个秘密:被我们赞叹的法国白兰地,其实是张裕白兰地被他倒进那个法国琉璃瓶里......
以后我一直很怀念跟戚斌一起“混”的那些日子。
 
我的第二位法语老师是 87 级的张劲。2001 年她还在外贸公司做业务,上班的地方离我工作的公司非常近。
和张劲两口子偶然相识于一次活动。那时戚彬的法语扫盲课几近“断奶”,但我已经能用戚斌教我的三句半磕磕巴巴地讲法语了。
似乎大外法语人个个都是胸怀天下普度众生,以传播法语语言文化为己任的活雷锋。于是张劲捡起戚斌的接力棒成为我的义务法语老师。
授课地点在教师大厦她的家中。张劲的先生是建筑设计院的设计师,也是家里的独生子,性情憨厚可爱。据说张劲的公公在中国建筑设计界非常有名望,可惜英年早逝。
他们一家三口与婆婆一起生活,有婆婆替他们两口子照料孩子和生活起居,他们的日子过得安逸悠闲。 于是乎义务传播法语成了她业余生活的又一个主要内容。难能可贵的是,她的先生和婆婆也非常支持她的决定。
无数个夜晚和周末,当“学生们”来到她的家里上课时,她的先生和婆婆都会热情地让出家中的客厅给我们当教室。课间休息的时候,她聪明伶俐的儿子演奏钢琴给大家助兴。
周末法语课后,就在“教室”打滚子,输家往脸上贴纸条。善良的婆婆则在厨房为我们准备丰盛的晚餐。有时候下班晚了, 我们就直接去她家蹭晚饭然后接着上课。
随着交往的增加,我们的师生关系逐渐赋予了朋友间的亲情。每一次法语课都更像是一次朋友和家人的团聚,令我感觉份外温暖。
我出国后张劲发奋图强考上了法语系研究生,毕业后留校继续她的法语传播事业。
至今我仍然清晰地记得,在移民加拿大前的最后一次聚会,张劲的建筑师先生满怀深情的话语:“加拿大地广人稀,将来你们在那儿买块地,我过去给你们建造一个大房子.....
我很期待这个约定能在有生之年实现;不是为了大房子,而是为了能和你们夫妇有机会在加拿大相聚。
 
 
王勇
(由加拿大校友会选送

历史上的今天:9月20日

1984年,学校隆重召开建校20周年庆祝大会。时任辽宁省委书记、大连市委第一书记胡亦民,辽宁省高教局副局长赵文...更多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