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接母校50周年华诞征文选登——《同学情》

来源:  发布时间:2014-06-12 14:01  浏览:

 

 

    同学情
 
    同学情应该是除了家人以外最亲的情了,它形成于我们的青葱岁月。
青葱岁月时的我们纯洁,不谙世事,时时睁着一双好奇的眼睛,渴望了解他人,渴望学习掌握新知识,更渴望拥抱这个世界。
青葱岁月时我们从不设防,敞开心扉,形成于那个时候的情谊既深厚又浓郁。而大学时同宿舍的同学情则更深一层,四年朝夕相处,一起上学,一起讨论,一起吃饭,一起睡觉,彼此想有秘密都难。
这里想讲的是几个植根于大外(大连外国语学院)时代的同学情故事,我个人的经历。大外四年我得到很多,除了法语,更交下几个享用一生的好朋友。
  
同学情之一:孙敏
孙敏和我同一宿舍,上下铺四年,情谊可谓深厚。她的特点是努力、好学、乐于助人。
在大外时我特别懒惰(现在也很懒惰),不愿走到食堂去站队买饭,所以总让孙敏帮我买饭。孙敏很够朋友地天天帮我买,直到有一天她忍无可忍了,才对我说:“你为什么不自己去食堂买饭啊?”
毕业后,孙敏被分到辽阳。她继续她的努力,考上研究生又回到大外,后来就在大外教书。然后来又到魁北克的 Laval 大学读博士——要知道语言的博士多难读啊,我当时就很佩服她。她博士答辩时我去旁听,听她洋洋洒洒地回答教授的问题,我敬佩得一塌糊涂。她一直是我的榜样,激励我努力向上。
孙敏除了是我努力的榜样外,还是我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很多小秘密,不对任何人讲的话,我会对孙敏讲,反之亦然。我们彼此信任,互相提建议,送安慰。要知道有这么一个朋友是多么重要,人总有低落时,总有解不开的心结,朋友在这时绝对是沙漠里的那一片绿洲。
 
同学情之二:卢美晶
卢美晶也是我大外的室友,我们来自同一个城市——沈阳,她还是我表妹的高中同班同学。因为有这三层关系,我们在一起可说的就更多了。
美晶是我们85级班里最有诗情和文采的一位,时常写诗歌和散文,当时在我们法语系颇有名气。我一直很羡慕她的文采,一有文学和诗歌上的问题就会向她请教。
她后来与一位法国人结婚了,育有两个漂亮的混血儿。今年将是她和Nicolas 结婚20周年纪念。
他们刚结婚时,虽然彼此相爱,但还有一定的距离。比如 Nicolas 不爱说话,不像想象里的法国人那么浪漫,而美晶又有些腼腆。但美晶以她的爱,她的耐心和宽容影响并改变了 Nicolas。他们现在是瑟琴相和,相亲相爱,时时刻刻手拉着手,慕煞旁人。
卢美晶在婚姻和家庭关系处理上给我许多指点,是我跟随的榜样,我在这方面做得比她差很远,不过被这么一位朋友时时影响着,我至少是有目标,有盼头的。
 
同学情之三同学情之三:唐蕾
在大外时,唐蕾的床和我的挨着,我们头顶头睡了四年。有时想说几句悄悄话,把挡在两床之间的布帘子掀开一角,就可以互相咬耳朵了。
唐蕾可以说是我们典型的东北姑娘,讲义气、够朋友。我结婚时,她特地从大连赶来沈阳参加我的婚礼。95年底我从加拿大回中国探亲,她又从大连坐火车到沈阳看我,并在我返回加拿大时,一路把我送到北京,感动得我一路流着眼泪回到加拿大。
这些点滴的,发生在我生活里的同学情故事塑造了我,也塑造了我的朋友圈。
 
大学毕业后,由于工作,成家,生孩子,出国等等原因,好多朋友都无法时常相见。几年,甚至十几年不见面,但一旦见面我们就能立刻聊到一起,就象昨天才见到一样,一点隔阂都没有,那种亲切的感觉自然地回来,你会感叹到:同学亲呀,知我者莫如大学同学。
2012年夏天,我和卢美晶相约开车在英国转了一圈,又一同飞到法国南部著名的普罗旺斯地区游了一下,亲密的同学情让我们总有说不完的话。然后我又从法国南部坐火车到法国北部的布列塔尼地区,与住在那里的唐蕾一同游了法国北部。那种感觉很奇妙,晚上我们睡在一张床上,就象当年在大外一样,我又回到了那纯纯的青葱岁月。同学情就像酒一样,时间愈久愈香醇,你要慢慢地品。
有时夜深人静,听着柔柔的音乐,翻看着旧日大外岁月的照片,回想着发生在那四年里的故事,心里会有一股暖流涌动,眼角也会湿湿的。
什么是幸福呢?幸福就是你被家人,爱你的人和想念你的朋友们围绕着,关照着。某种程度上,你的父母会离你而去,你的子女会长大离家,而和你年龄相仿的朋友却总在那儿和你分享着快乐、分担着痛苦。
我很幸运,有这么多知我懂我、关心我帮助我的大学朋友。感谢大外给我机会与这些朋友相遇、相知。
我在这里遥祝我的朋友们一切都好,愿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jusqu’à ceque la mort nous sépare
 
 
苏晓波 法语系 85 
(文章由加拿大校友会选送)

历史上的今天:9月20日

1984年,学校隆重召开建校20周年庆祝大会。时任辽宁省委书记、大连市委第一书记胡亦民,辽宁省高教局副局长赵文...更多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