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接母校50周年华诞征文选登——《封存已久的回忆》

来源:  发布时间:2014-06-12 14:03  浏览:

 

筹备已久的校友会终于成立了!温暖的阳光,清新的空气,校友们精心准备的美食,野餐式的成立仪式,随着永远无法尽兴和留恋刻入了记忆,同时也打开了心里那封存已久的回忆:这份回忆如一樽密封保存弥久的佳酿,非得沐浴更衣焚香后方可品味!
04 年回母校参加校庆时,曾感言:在自己的心中母校是一块永远圣洁的净土,无法用语言描述她的珍贵,感恩各位老师和各位校友为我们这些离开的大外人呵护着这块土地。在这里的四年是我人生最美好的四年。
如说此时为校友会的成立写点什么感言什么的话,我最愿意的是写点儿我的那帮兄弟的逸闻趣事,每次的回味都令人捧腹。
大外“红四楼”在上个世纪是男生的宿舍楼,红砖外墙加上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故弄了这么个简称。大外那时的男生,都挤住在那个楼里。文科学外语的男生在那个年代明显占少数,可这座楼中却挤满了我们这些与众多红花相辉映的寥寥绿叶。此外那里还要空出些房间,分给那些年纪较轻、资历较浅的已未婚老师做家用。
刚入学的时候我们的楼上就住着我们班主任 L 老师一家三口,老师毕业北大西语系,燕赵大汉,脸上永远挂着朴实憨厚的微笑,向你暴露着尽可能多的白牙。有段时间 L 老师苦修英语至入魔状,与人对话英法语混合而出,让听众目瞪口呆。
男生宿舍每日的喧闹声混杂着楼道中不时传来的孩子哭声和尿布的气息。这幅图景现在已然绝迹。
 
六和老二”
 
入学报到第一天,拎着行李进入房间,先认识了“六”省城来的,“六”是外号,大名据他自己讲在中国只有一个重名,因而他格外自豪于此。六的外号得自与别人比试腹肌,自称六块儿腹肌,从此步入“江湖“。六聪明绝顶,学习属于天才级别,即:你没觉得他听课认真,或预习复习时下什么功夫,但到考试和平日出个风头拽两句啥的,这厮几乎是“弹无虚发”,回回让人赞不绝口。这厮平日烟不离口,也爱喝酒,什么酒都敢干,逢酒必到,喝多了就耍酒疯。后来每每和老二一起回味,至今佩服不已,酒都喝成那样了,智商就是不降。
老二和我同来自滨城,一口比我还正宗的海蛎子味,学习出奇的用功,四年守着班里的学习委员的位置没人敢换他。每次成绩一出来,这厮总是第一。非常庆幸刚入学我就和老二和 J 六投缘,就仿制三结义,结为金兰。我幸运年长些,就把这厮排在老二,老二由此得名,从此后几十年没改过口。
记得刚开学不久后一次晚自习回来,六不知何故酒醉,满床打滚,哭着喊“他死了,他才 X 岁呀”。老二抱着 J 六一边伤心欲绝言道:“谁死了,有哥在”,一边环视四周,怒喝道:“是谁把他灌成这样,站出来!”众人皆低头无语,大气儿不敢出…
老二整洁,床铺被褥收拾的如军人般,而且对任何人坐他的床,都会横眉立目,让“坐者”如座针毡直至消遁。一次我和 J 六打赌,如 J 六敢当着老二面把他的被褥弄乱,请他喝酒。六“馋酒胆壮”,在老二洗漱进屋后,突然从他的那个“窝棚”中窜出来,到老二床上迅速打了个滚,如野猫般的又窜回他的窝棚中,将身子包在被中。 老二怒冲到其床前,用手里的湿毛巾打出漂亮的直板, 打得被子“啪啪啪”作响,但见被子如筛糠般抖动。 我的老妹曾说她老二哥是“长得像成龙”,这时的老二功夫也极具 JACK CHEN 风范.
 
“老王”和“老徐”
 
我们的法格里希系男生更少,加之 83 届没招生,故到了我们 86 级入学,上面两届男生总共 5+6,我们这届算是争气 7 个,故三届男生成了打牌的最小的一条龙,混住两个宿舍,颇为一景。我和 85 的几位混着同居,我们几位没有像其他宿舍的惯例,排年龄顺序及座次什么的,彼此均在姓前加个“老”字,相见抱拳寒,暄颇有前朝“爷范”。
老王个高,腿长,步伐极快,让人想起《水浒》里的神行太保戴宗。吃饺子的记录是 120 个。除尚饭外,还写一手好板报大字,弄过好几次三好生奖学金,让我等很是羡慕!这厮后来考了双学位,去了新华社,现在驻欧盟。每次北京见面,必是二锅头,把酒言欢,甚是痛快;去年赴欧行前,两人见面一同换盏推杯,将至午夜,服务员哈赤连天催着买单,老王大手怒拍桌案,喝道:“再给我们来两瓶小二,外加一盘花生米!”
老徐矮个儿,来自省城,善足球,腿因此有些罗圈儿,尢喜留奇异发型。每次理发非要让我不动后边,直到留成‘披肩发'。那年头时兴齐秦的歌,常见这位“披头四”的传人在走廊哭喊般吟唱:狼啊、祈祷啊、冬季啊.......
老王每次下课愿意在我们的后门窗上滞留一会儿,这使他有机会当了“冤大头”。那次老徐偶尔地吼出一声凄厉的"我祈祷啊”,惹得我们的 M 老师冲出教室用川音嘹亮般对合道:“嘎玛哈达(法语“同志“意思)王,请保持安静好吗,我们还在上课!!”老王顿时脸红如赤,诺诺而退。而此时老徐已然隐入厕所。只因 M 老师出自正宗红色贵族家庭,德高望重,母仪天下般。一次晚自习前,老徐一人溜出校园,在馄饨馆打牙祭后,带回四个馅儿饼,偷偷藏到宿舍包中出门离开。六、胖子和我碰巧提前回来,闻到满屋臭袜子的气味中混合着肉香,顿觉饥肠辘辘。寻香味至老徐的包前,三只手不约而同将包内馅儿饼掏出,三人一人一个分妥后,迅速将剩下一个放回包内。然后各自遁去。熄灯就寝后,老徐摸黑嗦嗦爬下,摸包后,怒吼道:“是谁吃了我的饼!”见很久没人应声,胖子把头从蚊帐中胆怯的伸出回应道:“反正不是我。”早上,六一脸道貌岸然问老徐:你留了几个饼让人偷吃了?答言“四个”,反问“都没了吗”,徐痛苦喃喃自语道:“连包饼的纸都没留下…… 第四个馅儿饼落入何人腹中至今仍未破案,二十六年了……
 
刘东
法语系 86 
文章由加拿大校友会选送

 

历史上的今天:9月20日

1984年,学校隆重召开建校20周年庆祝大会。时任辽宁省委书记、大连市委第一书记胡亦民,辽宁省高教局副局长赵文...更多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