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外与我

来源:  发布时间:2014-09-04 08:56  浏览:

 

    自从2011年开始筹备大外加拿大校友会以来,记忆中与母校的点点滴滴愈发清晰了起来。 每次参加校友活动,看到当年曾经教过的学生,看到年轻的校友——他们有的甚至跟我女儿年龄相仿,我感觉到自己在这校友圈子里真的是“老人儿”了,不仅更使我感慨起时光的飞逝。
    毕业至今已经有三十七年了,在大外学习、工作的日子在我的记忆中的确已遥远。人生能有几个三十多年呢?虽然时隔多年,但很多事情却仍然记忆犹新。今年我回国探亲的时候,去当年的校园里看了看,虽然这里已经不再是大外的校园了,当年我们熟悉的教学楼、宿舍楼也不复存在,但我仍然能感受到旧校园的气息,周围的一切还都是那么亲切。漫步其间,似乎还能看到我们曾经早读必经的小路,我们打开水的锅炉房,还有曾满载我们青春记忆的食堂——那时伙食条件虽然很差,但是同学们聚在一起却吃得很香很香。
    我于1975年入学,那时还尚未恢复高考,我以工农兵学员的身份进入大外。在那个年代,虽然没有考试,学生想从那么多竞争者中脱颖而出、获得上大学的机会也确实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除了凭自己优秀的表现,剩下的就是听天由命了。我记得非常清楚,为了凑够两年的工作经验(这是大学报名的基本条件),中学毕业以后,我先是去街道办事处帮忙,具体来说,就是协助街道干部领着当地妇女学习、念报纸、读文件等等。之后,我被街道办事处推荐去一所小学当代课老师。就这样,我积累了两年的工作经验,便有资格报名上大学了。由于家庭条件有限,我申请为学校做一些工作,以此来减免学费。
    我虽然没有工资,但工作量一点也不比拿工资的正式老师干得少。那时我每天早出晚归,甚至是身兼两职,除了当一个班的班主任之外,还负责学校的宣传队排练,担任节目的编导。由于大家的共同努力,这个从来没有拿到过名次的学校,在那年全市小学文艺汇演中竟然取得了第二名,学校的领导、老师都格外欣慰。
那时我在学校里是最年轻的老师了,只有18岁。学校的领导和老师们都喜欢我,看着我自个还是个孩子呢,却带着一群孩子,站在讲台上认真的样子可一点都不比专业老师逊色。终于,我的努力得到了回报,我这个在教育系统的编外人员,竟然拿到了一个上大学的名额,使我全家都感到格外惊喜。
    当年我们法语属于西语系,称之为法语专业,老师们都是外交部抽调来的。我们是法语系招收的第二批学生。由于当年只有我们两个班的学生,我们经常在一起联谊搞活动,两个班的同学感情也非常深厚。当年我们是真正工农兵大学生,74级5个海军,我们班5个陆军。每次学校集合,我们两个班整齐地排列成一排时,就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79年毕业留校,工作八年之后,我出国深造。转眼就是二十七年过去了,但母校、同学、老师们的模样在我的记忆里还是那样清晰,教过的每届学生多少年后见到还是那样的亲切,是母校把我们的感情连在一起。加拿大校友会成立之后,我更加感受到那份亲情,我深深地感到当老师真好。感谢母校当年的培育,给了我这个机会,让我在异国他乡还能感受到在学校时的那份师生情、朋友谊。                     (加拿大校友会选送)

历史上的今天:9月20日

1984年,学校隆重召开建校20周年庆祝大会。时任辽宁省委书记、大连市委第一书记胡亦民,辽宁省高教局副局长赵文...更多 查看全部